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笔趣阁 -> 武侠修真 -> 万法无咎

正文 第三百章 连夺二兽 鹿死谁手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双足蜡黄,五爪凌厉。猫脸长喙,一双橙色眼珠,漆黑瞳仁,配着铁色条纹的羽翼,别有一种凌厉之气;但是身上嘉祥瑞气与之一合,相互弥补,却显得浑厚正大起来。

    黄足鵩鸟,约莫是“五凶”之中气象威严、气象最佳的怨灵凶兽了。就算是位居正中的五火夔牛与之相较,虽煊赫壮阔稍胜,但是毕竟较为憨粗,缺乏了这一种孤傲凌冽的精神。

    山谷之侧,这一头黄足鵩鸟,身上时时有毛羽落下,映入土中旋即不见。背上和脖颈上的细羽也都竖立起来,如针如芒、几不可见锐气不住地射出,一不留神就能伤人于无形。但是它的活动范围,却被拘束在一个方圆十余丈的狭小空间内,两种浑厚的气息如同堆叠墙瓦一般严防死守,圈住此鸟之后,青光紫电不住地打来,消磨锐气。

    与黄足鵩鸟为敌的两人白袍修士,一人长发披肩、修皙清俊,虽然细品五官不算俊俏,但骨气泠然,雅有高士之风;另一人却姿容十分俊逸,目如朗星,隆鼻修眉,骨架也十分宽大,手中不住地口诀变幻,操控一青、一白、一紫三色圆环,吞吐五行神通。

    二人对付黄足鵩鸟之时,协作配合甚是得法。但时时可见,这两人目光闪烁,互相打量,似乎每一式又大有深意,暗藏着非凡的算路与运筹。

    长发披肩的这一位,是孔雀一族中胜望仅次于孔萱之人,孔郊;而运使三环的这人,同样在孔雀一族中能够排名前十,名为孔礼。

    这一个地点,四头黄足鵩鸟皆已诞生,眼前这一只,正是最后一头。

    前三头怨灵,孔郊得了二头,孔礼得了一头。

    试论孔郊与孔礼之高下,实是孔郊在功行上略胜一筹;纵以神通威力最大的一式而论,孔郊的“声闻破妄神光”也要在孔礼的诸般法诀之上。

    但是孔礼有一秘术甚是不凡。他那掌中三环,每一环五行之力迭击,第六式的威能便会增强不少;而三环轮流施为,每隔一十八击之后,又能形成威力绝大的一式杀手,杀伤力加强一倍不止。

    在斩杀第二头黄足鵩鸟时,孔便忽略了这一点,以至于让孔礼算计了一手。

    现在二人都在仔细算计出手出手轮次,巧作布置,为了最后决定性的一击,由自己抢先发动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两人面色平淡,并不算太过紧张,似乎对于最终的任何结果,都能坦然以待。因为二人都心中有数,自己前十的位次是稳了的;但是田猎会夺魁,却注定无望。

    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。

    在众人稍微摸清第五层的规律之后,胜负就昭然若揭、难以动摇了。

    孔萱占据了一处怨灵显化之地;那第四层中大展神威,几乎将孔雀一族“争符”一脉精英一网打尽的异族修士“孔明”,同样占据了一处怨灵显化之地;并且他似乎是使用了一桩奇特的法宝,把那地界圈禁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要坏了二人的事,其余诸位进入第五层的修士如能齐心协力、一拥而上。在“五凶”怨灵生机低于一个尺度时一齐出手。说不定真的能够胜过孔萱、孔明二人威力最大的神通,让两人一无所得。至于最终花落谁家,那就全凭运气。

    但是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的,没有人会坐视空余的怨灵显化之地而不理,偏偏迎难而上。这种理想的联手情形,注定不会出现。

    斗了一阵,孔郊目中微微一亮。他计算分明,在孔礼三环法宝打出第四轮十八连环的第十五、十六击时,黄足鵩鸟的生机,已经进入自己“声闻破妄神光”的斩杀线。看来,自己在第五层的第三头“五凶”怨灵,即将入手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此时,风云急变。漫天晴空,忽地一阵狂风袭来;紧随着金光洒落,当中托着一道凌厉遁光,在两人的头顶一闪而过!

    孔郊、孔礼,都是“噫”的一声惊呼,连忙举目张望,但是那遁光速度极快,几乎形同一道闪电。等孔郊二人定睛细看时,那遁光正中心的人影,已经变成了芝麻粒大小的一点,向北而行。

    下一刻,孔郊,孔礼二人的面上,都写满错愕。

    在二人的眼帘之中,这一头远未被真正迫近极限的、距离斩杀至少还差着百余次出手的黄足鵩鸟,忽地僵立不动,然后便化作碎屑粉尘,扑簌簌的落下,再无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遁光之上,归无咎面色平淡,丝毫感受不到胜负决机的紧张。

    在那“钵盂”之中养精蓄锐、调息两刻钟——相当于外界七天时间后,等那异宝之力收起来的一刹那,归无咎立即遁出,直扑早已锁定的目标。

    除了孔萱独占第五层空间正中心的“五火夔牛”诞生地外,孔郊、孔礼占据了东方黄足鵩鸟的显化之地。这一地点,在剩余三处地界之中来人最少。

    除了孔礼权衡利弊,又自忖有三环在身,尝试挑战之外,其余孔雀一族的族人,对于孔郊“声闻破妄神光”颇闻其名。心存忌惮之下,都不愿意与他相争。

    “九采精蛟”的显化之地,却是被孔萤、孔纪、孔溪、孔光四人占据,尝试争衡。这四人亦是孔雀一族排名前列的佼佼者,先前三只怨灵,除了孔纪尚未有收获外,孔萤、孔溪、孔光,每人各有四亿武功入手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一处“皋阳獞兽”的显化之地,却是五位孔雀一族排名稍后的嫡传,流泽四人,以及另外二位异族修士合力瓜分。

    这五位孔雀嫡传不敢与孔萱、孔郊争锋,见孔萤四人的阵容也颇为强盛,赞避锋芒。五人合聚于最后一处,本以为是大可以接受的;至于六位异族修士,并未太过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但他们最终却吞下苦果。因为此时第五层中除了归无咎和双面人之外,再无一个“争符”一脉的修士。是以流泽四人,很快显露了其联手入境的真实身份,几位孔雀一族修士,眼睁睁开着他们协同出手,却也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流泽四人掌握的合击之法极为巧妙,威力既大,进度也快。竟尔赶在一月时限之内,将四头怨灵兽尽数了结。

    这四头怨灵兽,除了有一位异族修士出其不意,使用秘术夺走一头外。另外三头都被四人之中的流葵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对于流泽四人而言,美中不足的就在于此:三头“九采精蛟”的怨灵,都被流葵入手。

    四人深知,有孔萱、孔明在前,三头怨灵的武功,远不足以田猎夺魁。若是四人之中的三位各自猎取一头,那么极有可能三人都能名列前十,远远好过集中在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,五位孔雀一族修士和另外两位异族人虎视眈眈,临战之际,他们也难以做到最理想的分配。

    归无咎又飞遁了一阵,旋即望见,有四个丰神俊朗的年轻修士,分占四方,将一头形貌与猩猩有七八分相似的异兽围在正中。

    那“皋阳獞兽”正到了强弩之末,四位围着占定的修士,两位掷出法宝,两位使出神通,各自向着此兽击去。

    四人神通脱手的一瞬,三人面色微变,唯有占定正南方向、身量最为高大的一名修士,仰首笑道:“三位贤弟,承让了!”

    归无咎暗暗颔首。这四人围绕着最后一击的时机变化,好一通勾心斗角,都要使得自己击出决定性的一手。最终这位处正南、手执盘龙镜的修士,巧用心思欲擒故纵,使了一个障眼法。四人神通法诀一脱手,鹿死谁手便见分晓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在无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归无咎照例指尖剑诀一捏,冰剑倏起倏灭,将这一枚异兽化作扬尘。

    旋即也懒得与其照面,调转遁光,往此界最中心处遁去。孔溪、孔郊、孔光等人的惊呼声、喝骂声,在耳边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归无咎掏出牌符一看。

    那二十五个整齐排列的“方框”,现在已经有二十四个被填成了实心状。现在,除了孔萱在与最后一只怨灵**手外,其余二十四只“五凶”怨灵,尽皆有主。

    屈指一算,自己猎取六只怨灵兽,武功总数三十七亿多;

    孔萱猎取八只怨灵,武功总数三十四亿多。

    目前,归无咎依旧占据着田猎会榜首的位置。

    但是,若是这最后一只怨灵兽被孔萱猎得,胜负便要逆转。

    飞遁两刻钟后,一个娇俏可惜的小丫头,也是本次孟冬田猎会最大的对手,出现在归无咎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</div>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