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笔趣阁 -> 历史军事 -> 庶族无名

正文 第十二章 夏夜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院子里,大郎正与张邱请教刀术。

    大郎真是来学东西的,尤其是在曲阳之战以后,开始疯狂的迷恋武艺,跟着陈默来到青州以后,不是陈默不想带他一起出去,而是大郎每天不是打熬力气,便是缠着县尉、功曹学习武艺,那股子疯劲,就算已经很刻苦的陈默也有些惊叹。

    以前的大郎,陈默站桩练字都会觉的陈默在浪费时间,但现在的大郎,比当初的陈默可疯多了。

    “大郎,一起用食?”陈默开口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稍待!”大郎看了看天色,摇了摇头,时间还没到,他每天吃饭的时间都是固定的,也不知道谁教的。

    一柄环首刀,舞的不算多快,只是重复着劈砍的动作,不过陈默很清楚,一把环首刀的分量看似不重,但要这般持续挥砍可是极为吃力的,若是用力不当,甚至会伤到自身。

    “公子,饭食已经备好!”娟儿小跑着来到陈默身边,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吧,我也许久未曾习练棍术了,正好习练一番,一会儿同吃。”陈默摇了摇头,来到青州的这段时间,对陈默来说,挺充实的,学习、交友,生活与以往有了极大的区别,只是有时候,陈默心中会感觉莫名的空虚,这份空虚是什么,他不知道,只是今天看到大郎的时候,陈默突然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以前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家乡虽然忙碌,但每日与伙伴玩耍,虽然吃不太饱,但大家凑在一起非常热闹,但现在,老师待自己如亲出,但吃饭有吃饭的礼法,师徒二人各自一张桌案,跪坐在上面,各吃各的,吃完了起身离开休息,吃的虽好,却没了往日那种味道。

    从兵器架上找来一根木棍,陈默每天也是习练棍术的,不过却不似大郎这般,他每日练武的时间有两个时辰,其中一半还是打熬力气,要论刻苦,陈默在习武这方面还真赶不上大郎。

    两人也不说话,就这般一直练到天黑之后,方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痛快!”大郎将手中的环首刀一甩,精准的倒插在兵器架上。

    “花里胡哨。”陈默将木棍立在兵器架上,摇头笑道,这种动作,他目前的水平做不到,心里多少会有些羡慕,不知不觉间,大郎在武艺这方面似乎超过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公子,饭食……”娟儿凑过来,对着陈默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此处吃吧。”陈默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身份尊贵了,这般吃法不合礼数吧?”大郎端着一个比他脑袋还大的海碗出来,看着娟儿拎着的食盒,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礼数这东西,守的久了感觉像在坐牢一般,无趣的很。”陈默跟着大郎就这么席地而坐,翻开食盒,看着里面精美的糕点还有果脯、肉脯,能够明显听到大郎咽口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一起吃吧。”陈默把食盒放下,端着自己的碗道:“虽说不合礼数,不过从小到大,我们似乎都是这般吃的,也并无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身份不一样了,你现在可是公子。”大郎不客气的夹了一块肉到自己碗里,将碗凑到嘴边,嘴一张,筷子就往嘴里扒拉,嚼几下便咽下去,那嘴巴好似跟碗黏住了一般,碗里的饭食不完似乎都不会分开。

    “这是仗了恩师的势,又非我本事。”陈默一口口吃着,不算豪迈,却也没有多斯文,只是将嘴里的吃完然后再夹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为何这般拼命的习武么?”大郎停下了扒饭的动作,一边咀嚼一边含糊不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差不多吧,不想再那般无力,不想被人欺负。”陈默看着黯淡下来的天空,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不怕你生气。”大郎咂咂嘴道:“其实有时候我会想,当初我若也有你一般的本事,如今是否跟你一样被名士看重,亦或是直接替代你?”

    陈默扭头,有些惊讶的看向大郎:“这话为何要说与我听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说出来舒服些,毕竟我能有今日,也是靠你,这般想法有些小人,我想当个顶天立地的英雄。”大郎低下头,有些低沉道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跟老师学学问,老师最近跟我讲的与我所想的学问有些不同。”陈默思索道:“好像所有人都是这般的,与自己无关的人若能富贵,都会羡慕,但若是亲近的人突然之间富贵了,反而会嫉恨,此乃劣根,所有人都会有,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承认,从这点上来说,你比大多数人都要磊落。”

    “学问还有这个?”大郎愕然的看向陈默,他总觉得这做学问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你以为是什么?”陈默好奇的看向大郎。

    “每天读书、读书然后还是读书,这些时日我砍你没怎么读书,还以为你懈怠了。”大郎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书上记载的东西就那些,一部万言书,三两日便能背诵,但背诵是一回事,能否理解其中的道理却是另外一回事。”陈默摇了摇头,好像他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“三两日便能背诵一本万言书?”大郎扭头看了看娟儿道:“我记得娟儿与我说,寻常人三五日能将一部万言书通读已是极为厉害的,你都能背诵了?”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也差不多,一般通读两遍,我便能记住了。”陈默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娟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郎:“我没读过书,你莫要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是如此。”陈默摇了摇头,读的书多了,他的记性似乎也越来越好,一开始是没有这个本事的,但最近却有了,其他人读书是怎样的,陈默真不知道,唐元他们似乎不太愿意跟自己分享读书的经验。

    “行了,该说的也说了,心里畅快了许多。”大郎对于读书的事情不太上心,摆了摆手,将空碗往地上一放,仰躺着道:“你怪我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陈默摇了摇头道:“还是有点儿吧,毕竟我对你这般好,若说不怪,那不可能,不过你能这般坦诚的说出来,那股怒意突然便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怪,那我就继续留着,以后你若当了官,我帮你杀人!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将当官和杀人扯在一处?”

    “不都是这般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见臧县令杀人时候可干脆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一样!”

    盛夏的夜风中带着一股灼热,陈默觉得自己已经许久没有这般轻松了,两人聊着一些昔日的回忆,任由那肆意的欢笑声融入这夜风之中……</div>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