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笔趣阁 -> 武侠修真 ->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

正文 第595章 公子,世无双!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第595章公子,世无双!

    还有这操作?

    陆寒微眯双眼,闪电般几个念头划过脑海,并未再继续回复,和这些异族对阵,只需要拳头够硬,其他的都是废话。

    在他静静注视中,空间节点忽然开始鼓荡,从撑起通道的触角上,先后分出四个小爪,各占一面并牢牢粘在其上。正当陆寒迷惑时,就看见一阵蓝光爆射而起,似乎有无穷力量开始酝酿,他都感受到其中有可以举起五岳的恐怖力道。

    ‘嘎吱吱……!’

    果然,四只小手很快暴涨,表面浮现一个个符文,时而深青色,时而又幻化为黑紫,肉眼可见一条条经脉,几乎都堪比龙筋打造。

    如此巨力作用下,将缺口向四周狠命扩大,三丈宽的通道,转眼间便被拉扯扩大三成,只是效果随着缺口外扩而变缓。

    圣界之内,一个身躯也同时发生巨变,黑蛮王念动不知名法咒,周围已经狼烟奔腾,黑红妖芒在体表闪烁,密密麻麻神秘纹路接连出现。

    片刻后就变异成比魔鬼还恐怖的身影,只见从上到下,前胸后背和四肢上,诡异的冒出充满邪光的大眼,伴随滋滋啦啦腐蚀性的声音,多达几十只的邪目从僵直开始转动,数丈内的元气立即蒸发干净。

    “黑蛮老鬼,好阴邪好恶心的东西啊,此等肮脏秘术,亏你也能在修炼中忍住。”

    吞天王的拳头已经愈合,痛苦逐渐消失,正努力恢复元气,见此情形立即紧皱眉头,一股森森然涌上眉梢,嫌弃的冷声鄙夷。

    “滚远点,能给你报仇的就是好东西,何来善恶阴阳以及美丑,尔等那副形态,又能好看到哪去,此乃魔道和鬼道两界秘术融合成功的典范,圣界内独此一家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呕——!

    毛骨茸然还夸夸其谈,那些邪目射出淡淡红芒,被盯上就能神魂出窍,瞪上一眼几乎瓦解肉身,有两个身影无法忍受,已经转过身去气的哼哼不断。

    黑蛮王见此不以为意,抬起黑鳞般的长臂,在额头圆形瘢痕上很狠一点,却见周围的几个身影,忽然猛地几个趔趄,向后暴退数十丈,似乎被五星距离狠推了一次。

    在众人惊怒的注视下,那道圆形瘢痕被直接点开,成为拳头大小的黑洞,深邃绵长不可见底,紧接着里面射出道精芒,阵阵琉璃之后,如弹幕滚珠般,莫名其妙的出现个血瞳。

    方才就是从这里,猝然产生了万斤推力的无形狂暴波动,被几个身影推搡出去,当血瞳卡在黑洞中间,化为逼真的诡异之眼,周遭百里顷刻间狂风涛涛,高空被阻隔的漫天电蛇,更加狠辣而密集的轰击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,天怒人怨了已经,快滚去撕了那人族,小心别被他给捅瞎,嘎嘎嘎嘎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没走动一步,全身的邪目就咕噜噜转圈,各种凶狠和残虐充斥眸中,可以吓死化神期小辈,随着他向节点靠拢,无形而神秘的力量,不断向周围释放,似乎有神魔鬼王释放出意念,身旁天地元气尽数被排开。

    另一侧,巨树深达里许的核心,那五尺空洞内正上演精彩一幕,葱翠的晶球早已停止暴躁碰撞,此刻更是踪迹不见,氤氲彩光也淡不可见,只剩下一层环形银芒笼罩,里面是个浑身五彩的小精灵。

    通体脆嫩绿衣,头顶一根金色小辫子,高度仅有六寸,双臂精纯的藕白,小脸微紫双眼银芒流转,正忽闪忽闪的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‘咦……呀呀……哎吆……哼唧!’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陆寒忍俊不禁,直接掐了神通,那轮残月原地消失,头顶上再次凝现,树干核心里的小东西有点邪性的可爱,正萌嘟嘟懵懵懂懂,重新打量并熟悉环境,尽管树灵早已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他和灵傀儡的出手,至少为那酷似鸿蒙氤氲的气团,节省不下数千年时光,这颗古树已经正常运转,上下通达后,开始从地脉里快速汲取浑厚的能量。

    因为巨树笼罩范围的远方,草木枯萎遍地焦黄,千里生机一次凋零,都尽数剥夺收取过来,阔叶蓬勃金色昂昂,千丈高度已经属于昨夜,现在凭空增加了数十丈,俨然要遮天蔽日重返辉煌。

    但想回复巅峰,或者再进一步,这颗古树还需要数年光阴,而且孕育出的精灵即将离开,导致擎天巨木再次化为平凡,以后生长会遭到更多艰难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莫名间,陆寒衣衫随风烈烈,就感觉身躯周围气势皱紧,一股绝非此界所有的诡异气息愈来愈强,充满阴森和毛骨茸然,以至于神魂微微不安。

    ‘这就是要看我一眼?’

    他发现节点缺口开始突变,有朦胧之影愈来愈近,被扩大的空间中,逐渐伸出了半个丑陋大脑袋,陆寒一眼就盯上了其额头上的呢个邪目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中暗叫不好,浑身真元疯狂运转,在体内掀起波涛而不外溢,头顶月华倏然下落融入神海,双目微微闭合片刻,将差点暴走的神魂压制住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陆寒?不错不错,这幅身躯好歹也要名垂万世了,能记载到我圣界战纪里的人物,都将铭刻于后辈的记忆里,那么本王就在仔细看看,你是否刻入本王法眼。”

    ‘咕咚——!’

    如天鼓敲击之声响起,黑蛮王的大脑袋使劲向前猛的拱了拱,半张脸几乎祭出节点,额头中间那只黑洞里的邪目,森森然琉璃狂转起来,似乎旷古的魔力在加速汇聚。

    ‘轰隆!’

    那黑洞蓦然放大前辈,仿佛在陆寒面前,展开了一条深邃空间通道,可以吞噬天下万物。

    有只充满邪恶的血瞳,悬浮于九天之上,怒血皆张的狠狠看了下来,陆寒在地面入口,比蚂蚁还要渺小,那血瞳剧烈收缩几次,猛地放出肉眼可见的旷世血芒,仿佛射线狠辣轰到,里面充满怨念恶毒和诅咒,似乎瞬间可以分解星辰。

    陆寒只感觉被强烈束缚住,想转身逃离黑洞,根本属于痴人说梦,这里的空间根本不像修仙界,没有任何法则,更无轮回之路。

    “呔——!”

    但这些诡谲异状,也只是在周围肆虐而已,神奇的难以靠近他分毫,而且陆寒体内积蓄的真元,根本没有任何影响,此刻勃然爆发,把十丈内冲击出刺目的白昼。

    然后那双虎目,把握好分寸的蓦然暴睁,顷刻间有两道银纹天芒冲射而出,与几尺外汇聚为一股,粗度堪堪赛过拇指,闪电般对着血芒直接迎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双方交汇,在规模上根本无法相比,血瞳之芒粗若水桶,掺杂万千情绪,宛若里面蕴含数不清的蠕虫,又看似无比干净,甚至有阵阵梵音在耳边吟唱。

    银芒和血芒瞬间相撞,饱含双方无比狂猛的神魂之力,还代表两大强者更纯粹的精神世界,在百丈高空强硬互撕。

    如除夕夜的爆竹声,噼噼啪啪响成大团,周围空间顷刻扭曲紊乱,随后就是剧烈震荡,如山洞颠覆遥遥欲崩,结果还真的崩了。

    黝黑的深渊瞬时不见,因为粗大血瞳邪芒,被根本不起眼的那道银丝,从撞击后一路突进,碰触时尽数炸开,仿佛爆破组进击般,勇猛无敌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以摧枯拉朽之势,顷刻间就打碎了三分之二,精神与魂力凝结的冲击波,如凶猛浪潮,彻底冲刷着黑洞内世界,银光绽放亮如白昼,被照耀的周围,竟然滋滋啦啦冒烟,似乎遭受了剧烈腐蚀。

    “啊?啊啊……啊啊啊——快住手!”

    “住手啊……你赢啦,到底是什么鬼东西……哎呀呀痛煞我也!”

    ‘轰隆!’

    黑蛮王惊怒着痛叫,空间节点开始动荡,硕大脑袋拼命向回收缩,那只黑洞血瞳如海浪上的小船颠簸,上下颤动放入即将脱轨。

    银芒在几个呼吸间,一路突破所有阻力,即将打到血瞳面前,但就在此刻,陆寒感觉一股恐怖吸力猛地发生,身躯猝不及防向前跌出数十丈。

    一轮月光顷刻从高空洒下,才将窘态彻底消除,但眼前寒芒闪烁,有仅仅酒盅大小的方块射到面门,然后强光连续闪动,轰隆隆就被他裹入其中。

    爆炸声并不大,却有万道密集钢针全方位激射,暴雨梨花铺天盖地,这异变看似连串衔接,气势仅有半息时间,快得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“给我爆!”

    也在同时,陆寒冷冽之音随着响起,整个身躯就淹没于滚滚罡芒之海,上空还在激射突进的那道拇指粗银丝,也猛然间凝聚成银团,闪烁一下便如雷轰的碎裂炸开。

    隐约中,即便震雷动荡冲击波狂沛,陆寒仍旧听到惨叫了几声,附近地面又响起刷啦啦成片之音,就像万千爬虫经过干枯的树叶丛。

    良久,动荡之意逐渐消失,现场虚无空空,界面节点处,向四外扩充的触角不见了,那大半个脑袋也随着消失,附近寂静异常。

    一息……五息……十息……!

    陆寒原本站立之处,出现一个肉眼可见的银色颗粒,接着就开始变多,仿佛倒豆子般愈发密集,最后哗的一声,如瀑布从虚无中倾泻。

    继而向中间合拢,一句身躯从无到有逐渐真实,陆寒复又出现,但脸色有些难看,一股隐藏的杀意被压抑着,大踏步向空间节点走去。

    “啊呀……别碰我,都滚远点……嘶——!痛煞本王!”

    圣界一侧,黑蛮王双手抱头,嗷嗷直叫着无法忍受,身躯不断踉跄,无人敢轻易靠近,就连受伤的铁罗王和吞天王也傻了。

    他们看见黑蛮王头顶,及时被大手遮住,也难以掩盖拳头大小的窟窿,而且还有滋滋啦啦腐蚀声音无法遮掩,里面还有些许银芒闪烁,如夜空里的小星星。

    “噗哈哈哈!区区一个人族小崽子,让我圣族三大族领先后败北,你我还有何脸面挥师前进。”

    “吼!笑个麻麻!空间通道是最大障碍,咱们似乎操之过急了,否则只要过去一人,早已抹平对面的任何生灵。”

    “但那陆寒一人,为何比整个界面都难缠,我认为他们自从得到警兆,就动用了某种上古仪式,沟通玄界发出凶讯,有大乘期强者降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哪有如此快的降临,从他们玄界开始动作,比起打开这个节点还要漫长,因为正式的修真界,各种条条框框乌七八糟,无数法则汇聚,比起我等圣界,简直麻烦数十倍。”

    “安静!说这些都是废话,眼下的难题还迫在眉睫,必须先把这根钉子拔除,难道非要向上请示,拿出那件玄灵秘宝吗?”

    几个强者越说越乱,直到影哭之母沉声止住,并且说出一番惊天动地的话来,才让现场顷刻间鸦雀无声,但转眼边哟被惊呼声打乱。

    “不不……岂能如此!区区一个人族,近逼迫我六个老鬼无地自容,咱们的荣耀绝不可丢啊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,再向上请示,只会引起更大喧哗,让咱们陷入无休止被动,那位大人若知晓出师不利,仅仅严酷责罚,就会让我等受苦百年,而且族群都会受到牵连。”

    “冷静,必须冷静!一件玄灵秘宝的代价,就算覆灭对面整块大陆,也多半难以抵消回来。况且那个叫陆寒的家伙,最终想达到什么目的,我等之间并未沟通,便大打出手殊死象征,有时候并非战斗才能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额?你是说……不好!那厮反攻了!”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就在六大王者聒噪中,一抹幽寒忽然涌来,紧接着就见节点缺口处,从弱到强的亮起银色光霞,随即一把锋利巨剑,仿佛剑龙倒海般猛插而过。

    三丈宽的通道,就有三丈宽的冷锋,当强光将这里照亮,巨剑立即狠辣炸开,化为万千剑雨,开始无穷无尽的爆射。

    ‘啾啾啾……嗖嗖嗖……!’

    “天杀的小孽畜,他竟然能打穿节点,不是有界面法则压制吗?大家快点阻止啊,别让这厮毁了我们数年的努力。”

    ‘轰隆!’

    ‘轰隆隆……!’

    ‘轰咔——!’</div>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